疫市下的製衣老店 | 明記服裝 – 鄧先生 劉小姐

2020 04 28 15.38.39

明記服裝用品,位於尖沙咀美麗都大廈,開業接近50年,由鄧先生和劉小姐共同營運。明記是鄧先生從父親手上接過,算是家族生意,店舖主職是為衣服加工:打鈕門、鈒骨、打鳳眼、包鈕扣、風壓領和焗西裝襟补——這全都是高級西裝套裝必須經歷的步驟。

photo 2020 04 28 15.54.10

有種堅守 創業容易守業難

父親所說的「創業容易守業難」,就這麼一句,令他堅持了36年,鄧先生卻無奈地補充,如無意外他會是最後一代。他曾嘗試讓兒子打理店內的業務,但兒子無心入行,尋遍也無其他親人接手,後繼無人。鄧先生不願放棄守業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多年的熟客,他不想看到熟客失落專業的製衣質素,他希望他的客人能穿得好。

明記營業時間為早上11時至晚上8時,鄧先生指家父曾示這個時間必須要遵守,不能讓顧客摸門釘;就算近日在疫情下,鄧先生仍堅持10時回舖準備。除了謹守父親的指示,明記僅餘的生意都集中在早上,所以鄧先生定必準時恭候為顧客服務。

至於劉小姐給人細心、平易近人的印象,一般都在下午1時現身。鄧先生笑指她會抱怨無生意等於沒事可做,因為該日的生意高峰時段已經在早上結束了,劉小姐總是錯過了生意到來的畫面。鄧先生在星期天會到新蒲崗的工廠上班,他說有時一天最多可以賺到$1000至$2000。

有種無力 日收入只得$200

近日疫情嚴重影響明記服裝生意,保守估計收入下跌了至少八成。鄧先生憶述,在明記風光時,一個月的收入可達13至14萬;直到行業逐漸式微,收入才大幅減少。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曾試過一天生意只有$200,收入變得十分浮動。

劉小姐指製衣的旺季年度可從10月至6月不等,而7月因氣溫上升而進入淡季,大概持續到9月左右,可是疫情令旺季都變成淡季了。

鄧先生又指武漢肺炎的疫情遠比03沙士嚴重得多,當年要捱的日子很短,半年左右生意便回復了,所以沒有太大的憂慮,但這次他也預計不了還要捱多久。鄧先生與劉小姐表示幸好鋪頭是自己地方,要是租戶一定捱不了。鄧先生現時最憂慮的是工場和店鋪租户,投身製衣行業的人已愈來愈少,不希望僅有的製衣商戶都倒閉。言談之間,他擔心同行多於自己的生意,甚至願將自己的生意轉介給別人。原來有些溫暖,不一定來自衣物;有種漂亮,不一定來自高級布料。

有種曾經 疫情之前

從前明記服裝主要生意來自遊客(他們愛將外國人說成鬼佬),他們指「鬼佬們」來港公幹習慣會到附近相熟的商戶訂製西裝恤衫。明記的工作主要是為西裝恤衫作最後的步驟,當附近的商戶(製衣工場和裁縫)完成整套衣服後便會到他們的店舖,讓他們完成打鈕門及打鳳眼等等工作。疫情後,因遊客人數驟降,生意隨之急跌。

另一生意來源則是某些大型製衣公司的訂單,同樣是為衣服作最後步驟。因為已合作多年,訂單基本上都由鄧先生開價,即使在行業開始式微的情況下收入仍有保障。但在疫情爆發後,訂單隨即流失。

第三類生意來自時裝系學生,但最近卻因停課而生意全無。鄧先生笑說以往學生到他的店舖好像來上課一樣,問題此起彼落十分熱鬧;他更打趣道學生們好像在學校甚麼都沒有學到似的,鄧先生眉間的笑意,令狹小的空間彷彿也迴盪著笑聲。

以往工作時間不常有空檔,基本上店舖人來人往;但不難想像,疫情使忙碌也被洗去。在閒著時,劉小姐會製作手作,最近她開始用剩餘的布料製成小袋子。鄧先生說,最近聽到最多的是樓上樓下麻雀的碰撞聲。

有種苦澀 名為向現實低頭

鄧先生明言不希望靠內地賺錢,因為製衣手法以至心態都截然不同。他想要的是「重質不重量」,可是內地的做法完全相反,重量不重質。但近年真的無計可施,香港的製衣行業實在面臨完全消失的危機;雖違背原則,卻能維持生計,最後無奈向現實低頭 。

鄧先生對服裝的質素甚有要求,就連器材都採用德國製造。正正因為這種專業和堅持,吸引了附近不少商戶,使衣服的造工更細緻有質素,令鄧先生與周邊的行家關係變得更好,惺惺相惜。

有種「舊」 必須「念」

明記在開業到現在都沒有改變裝潢,四周盡是年代的痕跡:堆疊的小紙盒、泛黃的器材、滿是鐵銹的貨架、一桌一椅、門內門外,不是節儉更不是財困;是因為不忍將自己一手一腳搭建的櫃子和佈局更換或拆下。劉小姐更提及,若一間製衣工場要搬遷,工程定必十分浩大,而且空間需要比現時更多,因此最後也沒有動工。

服裝是一種跟隨季度變化的產業,店內仍儲存著不少已經被潮流淘汰的舊貨;但因為那都是明記的財產,所以鄧先生選擇仍然收藏他人眼中「過時」的,也不願放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若說明記「舊」也只是表面,翻開細看,這裡其實是「寶」,是製衣業中實實在在的前輩。

本來已經式微的行業,面對疫情衝擊加上市道甚差,再走下去會否完全消失?盛載著年代氣息的衣服質感,一線一鈎,一揮一剪、一鈕一扣,一拉一扯;渴望傳承,卻害怕遺忘。

明記服裝用品

尖沙咀彌敦道道54-56B號美麗都大廈四樓 A4

Photo 攝:Long Tse, Samson Huang, Ivan Ng

Edit 撰:Long Tse, F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