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下的清潔工 | 清潔工的權益有被正視嗎?

2月14日,政府在社交平台「添馬台」公佈,懲教署每月增產的首批約 95000 個口罩已優先分發給外判合約前線清潔工。疫症當前,在垃圾房收集垃圾、路邊掃街、倒垃圾桶等厭惡性工作無疑是非常危險的,且不論骯髒,單是人們隨意丟進垃圾桶的廢棄口罩已足以散播病菌。經常在這種環境工作的清潔工們所需要的口罩數量可以說是非常龐大,那這批口罩真的足夠讓清潔工們在惡劣的環境中工作嗎?

元朗的清潔工花姐(化名)本用外判商派發的其他口罩工作。自從政府分發 CSI 口罩給外判商後,變相每日上班只能獲得一個 CSI 口罩,工餘時間不獲發口罩。花姐嘗試因工作需要向公司索取多一枚口罩,惟公司卻把責任推卸給食環署:「依家政府咪俾咗口罩你囉。」

為解決口罩不足的問題,花姐一度嘗試排隊搶購口罩,但往往排到一半便已售罄。「有時好彩先會有區議員派口罩畀我哋。」惟公司規定清潔工必須佩戴其派發的口罩,故即使有熱心市民向他們捐贈口罩,也未必能夠在值班的時候使用。面對口罩價格高昂,自己又未能騰出工餘時間排隊「碰運氣」,只好硬着頭皮上班。

一名值夜班的清潔工被問到為何不佩戴公司派發的 CSI 口罩,他隨即從制度衣袋中拿出公司派發的 CSI 口罩。「我本身出街都已經要用一個口罩,咪惟有將嘅口罩收埋囉,惟有錫住用架咋。」他指出,日間清潔工需要工作 9.5 小時,而夜間清潔工則工作 5 小時,然而兩者均只獲發一個口罩。按指引一般外科口罩正常使用約 3 至 4 小時便需要更換,口罩配給數量顯然不恰當,故不少清潔工在口罩內加上一層紙巾延長口罩壽命。

在深水埗垃圾房工作的一名清潔工德叔(化名)被問到目前口罩是否足夠,德叔無奈道「公司一天才一個口罩給我們,一更一個。我一天上兩個更,那就有兩個。你看我們在這裡工作的,髒水到處濺,口罩不就弄髒了嗎?」也就是說德叔工時共14.5小時,卻只有兩個CSI口罩可用。為甚麼要上兩更班?德叔回答是因為要繳房租,深水埗劏房,每個月七千。末了,德叔不好意思地問街坊「對了,你還有沒有口罩?」

並非所有工友都能夠暢所欲言。有部分清潔工在面對記者的提問時皆擺擺手不予作答,並非拒絕配合,而是他們擔心會被公司秋後算帳。因為公司詳細的編更制度,清潔工們擔心若是對外投訴公司,經理會追查到他們的身分和資料,進而有可能丟掉工作。即使是在政策底下的受害者,「唔想惹麻煩上身」卻是他們幾番提起的話。

3月20日,政府新聞網公佈因應政府外判的合約清潔服務承辦商採購口罩遇到困難,為保障前線清潔工的健康和保持環境衞生,將懲教署每月增產的70萬個口罩預留予前線清潔工友。那目前清潔工們的口罩夠用了嗎?莊臣清潔公司的清潔工們表示目前公司依然是一更派一個口罩,但因為自二月來不斷有街坊、區議員、教會等贈送口罩給他們,而且公司對於員工在工時以非CSI口罩替換弄髒了的口罩也沒有意見,因此目前算終於算是足夠用的了。

替清潔工提供足夠的保護裝備本就是承辦商的職責,更是政府應承擔的責任。但承辦商無法提供足夠裝備,且食環署也沒有相關機制去監察其合約外判清潔公司,進而把相關的壓力推卸到基層清潔工人身上,讓他們自行解決。幸得熱心市民和各方團體的協助,這些清潔工們才得以有基本充足的保護裝備繼續工作。

政府早前推出防疫基金,稱會協助外判前線清潔工人,並分期派發共4,000元資助。5月5日,蘋果日報報道,有食環署外判防治蟲鼠工人因合約不是列明「清潔工」,故未符合申請資格,慨嘆政府「遺忘我哋呢班人」。這些外判工日常必需強忍惡臭清理後巷及渠道,面對動物屍體、排泄物。

食環署承認外判防治蟲鼠合約主要提供防治蟲鼠服務,並非潔淨服務合約,故未納入相關津貼範圍。

向來被忽視的基層清潔工維權問題在疫症下更加明顯,政府所謂的資助,在條文下其實毫無保障。這次疫症下清潔工們口罩不足而一度欠缺支援,正正打開了一個缺口,促請社會各界去正視,並且積極改善清潔工的權益。

Photo 攝:Bess Chow, Huen Tang

Edit 撰:Bess Chow, Huen 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