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館師傅外賣教拳 | 防疫基金無助業界

「假如是自己經營不善,與人無尤;但如果因為當初不封關及政府後來的離地補貼而結業,絕對不甘心。」泰拳拳館東主及運動業界大聯盟召集人柯尊鼎(Ray)批評政府補貼無助於業界。每次外賣教拳,Ray會選擇人流較少的公園,也會遵守四人以下的聚集規定。他說外賣教拳主要讓學員仍有練習機會;而兼職導師也有收入幫補,自己是頂替導師缺席才會教班。

Ray表示外賣教拳需要準備不少訓練設備,絕對增加了工作量。而且為了遷就學員所選的教拳時間,有時候連午飯時間也沒有;而今天他草草吃過飯盒就要開始清潔拳館。

eZy Watermark 12 05 2020 07 11 49PM 4

政府會就著餐廳大小而提供不同份額的補貼,卻向拳館提供只有一次性十萬元補貼,Ray以自己拳館作例,每月租金已廿萬元,說政府並不了解行情。

eZy Watermark 12 05 2020 07 11 50PM 4

清潔這個因停業而暫時荒廢的擂台,已成為Ray每天需要面對的惡夢。由一月疫情爆發開始,Ray拿消毒藥水的頻率分分鐘比戴拳套還要高。為了節省開支,Ray唯有在沒有空調的情況下,獨自清潔整間拳館,汗流浹背,不比教班輕鬆。完成清潔後,身為運動業界大聯盟召集人的Ray馬上要查看政府最新的防疫指引。

政府於5月5日批准拳館開放,卻要求使用者戴著口罩訓練。Ray認為做法不合理,打趣說普羅大眾要彷效某些高官的戴口罩方式,才可以進行如此高強度的訓練。身為家中「孻仔」的Ray表示自己本來還有個妹妹,但當時家貧,父母把妹妹交予另一個家庭收養,從此互不相見。經歷過如此貧窮後,他更關注其他基層市民。

縱使拳館生意受疫症及停業影響,每月廿萬的租金讓RAY墊了至少60萬,但他仍然網上搜羅口罩,又以停業的拳館作加工場製作酒精搓手液,以成本價售予基層市民,共渡時艱。「與其每日諗點死,不如用盡每一日,幫助其他有需要既人。」RAY這樣說

Photo 攝:Samson Huang

Edit 撰:Ivan Ng, Samson H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