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教師,作為母親—她們的抉擇

反修例運動至今,政治風波漫延至校園的每一個角落。學生回到校園,自發叫口號、貼文宣。教師之間瀰漫白色恐怖的氛圍,擔憂被教育局以言入罪,失去教席。阿Win和阿Fa同為中學教師,各自育有兩名可愛的女兒,擁有一份「良知」,使她們既擔憂教育界的打壓影響教師的命運,亦擔憂教育制度的扭曲,令女兒不再享有自由的發展空間。

「真係越嚟越擔心,係咁多年都無咁威脅。」

作為教師,阿Win和阿Fa亦感受到老師能發聲的空間不斷縮窄。阿Win表示,本身並不太擔憂言論會受監控,也會把一些有關政見的言論轉為「地球Po」,但隨著社會氣氛越發敏感,不少老師因言論而被審判,朋友紛紛提醒她要謹慎,使她亦在社交網站上改名換姓,更改頭像。阿Fa表示,學校曾經受到匿名電話,截取了老師在社交網站上的言論作投訴,雖然校方默默地替老師擋下了投訴電話,但也令教師室內人心惶惶,在個人平台上發聲亦會格外小心。

「我唔想我嘅小朋友失去表達空間!」

對教師的政治打壓固然令人擔憂,但阿Win和阿Fa更擔心在這樣的社會氣氛下,女兒們將來會接受怎樣的教育。阿win的女兒今年剛升小一,將會使用新版教科書,包括那本印有「警放催淚彈為驅散暴徒」作填充題的課本。身為人母,阿win更擔心女兒在學校學一套,在家中又學一套,小朋友以後又能否信任老師呢,她們會過早面對社會不同意見的衝突。眼見女兒日漸長大,她們亦擔心生活在香港,女兒便要因政見而失去表達想法的空間。

「如果真係發生喺自己個女身上,個心會好痛!」

不過,作為人母最大的掙扎,莫過於何為對女兒「正確」的教育。一年來,阿Win和阿Fa亦選擇耐心地向年幼的女兒解釋抗爭的目的和意見,也在女兒身上看到逐漸成型的思想。不過女兒的長大,卻使她們更加擔憂。眼見如今的年輕人為抗爭甚至賭上性命,阿Win不禁想到,女兒會否有一天會因自己的教育,而選擇走到前線,走上抗爭的道路,甚至被暴力對待,又怎麼忍心,繼續指引她走上這條「不歸路」。

攝 Photo : Ivan Ng, Long Tse

撰 Edit :Winnie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