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驅逐的歷史 甘肅街玉器市場翁伯

甘肅街玉器市場,又稱油麻地玉器市場,是香港玉器和寶石的交易集中地。市場分東西兩面,東面共有三百多個攤檔劃位,西面約百多個,更有十多檔代寫書信的檔攤。由本年11月16日起,東西兩面的攤檔因路政署收回土地須遷出,並獲安排遷入距離原址不足五米的臨時玉器小販市場,最後的遷出限期為本年11月29日。

128175098 226308615514477 4013780771616785248 o
甘肅街玉器市場 – 翁伯
128955430 226308805514458 5299732160806464963 o
甘肅街玉器市場,又稱油麻地玉器市場,是香港玉器和寶石的交易集中地。市場分東西兩面,東面共有三百多個攤檔劃位,西面約百多個,更有十多檔代寫書信的檔攤。由本年11月16日起,東西兩面的攤檔因路政署收回土地須遷出,並獲安排遷入距離原址不足五米的臨時玉器小販市場,最後的遷出限期為本年11月29日。
128581269 226308662181139 2755217638518122890 o
至最後限期前一日,大部份檔主已將檔攤搬往安置小販們的新場地,剩下數攤希望能留守到最後。西面場地已人去樓空,偌大的市場遺下大大小小的雜物。只有翁伯,還以雨傘撐著身軀在內徘迴。
128123959 226308778847794 1395240198747551570 o
翁伯今年八十有三,六十年代已成為小販。他原先是在廣東道以擺放玉器地攤為生,其後獲安排於八四年新建的甘肅街玉器市場擺檔。他屬於其中一位第一批遷入的檔主,背起35號檔主身份,至今已有三十六年。
128067910 226308552181150 3501737803803204728 o 1
面積三米、一條粗糙鐵柱、離地兩米高的橫柱,便是翁伯檔攤可擺放的範圍。以往翁伯經常因超出了劃分的框線而被多次罰款,甚至需要上庭聆訊,所幸在玉器市場擺攤不用租金,只需要每年繳交$4620的小販牌費便可。問及現時新的安置場地空間,翁伯無奈指新的檔攤更小,檔與檔的距離更近。
128638605 226308708847801 8435857086652680281 o
遷入甘肅街玉器市場的頭二十年,翁伯指能夠賺錢,一天可以賺到$6000至$7000不等。翁伯因懂得以英語跟外國人溝通,所以主要的客源是外國人,而且玉器是遊客必買的熱門手信之一,因此整個玉器市場都很旺場。

二十年的興旺,隨即就是衰落。翁伯指97年回歸後香港經濟轉型,購買玉器的文化已逐漸過時,生意便一落千丈。這年的疫情令生意雪上加霜,一天可能只有$10到$20的進賬。
128308341 226308642181141 1914389660792456096 o
生活在同一個空間36年,除了生計,就是感情。翁伯提到他跟他檔攤附近的行家非常熟絡,尤其是在他對面的行家,可是在十多年前已經去世了,只剩下仍然高掛在該名行家檔攤的水牌。原先有人拜托翁伯幫忙拆下,他認為這是行家存在過的證明而拒絕。但在30日,這塊水牌就會被沒有感情的人拆下。
128260767 226308762181129 8788561217881886336 o
如今雖然獲安排遷入新建的臨時玉器市場,但翁伯認為這個安排不會長久,相信四至五年將要再搬離,甚至不准再擺檔,因為任何後續安排的說明都不明確。翁伯年紀不輕,就連這次的搬遷亦需要拜托別人幫忙,要在新場地再開設自己的檔攤可說是無力招架,而且後繼無人,可能就此再沒有機會再看到翁伯的玉器檔攤。在訪問時,翁伯的攤檔早已搬走,因此未能拍攝到原先35號檔的風貌。
128219965 226308738847798 3708973825344860155 o
翁伯是在內地出生,後來盼逃離共產黨而偷渡來港。他指在內地能夠接收真實的新聞資訊很困難,來港後便很關注新聞資訊,以至去年的「反送中」亦是他很關注的事件。期間他提到香港人現時受盡打壓,翁伯更講述去年有年輕人在凌晨二時遭警方上門拘捕,嘆息年輕人被打壓得最嚴重。他寄語:「希望年輕人可以平安和小心,因為共產黨很可怕,自己很明白是怎樣一回事」。
128873466 226308572181148 8655673977524431778 o
臨近尾聲,翁伯拒絕與35號檔攤合照。他說:「拍了又如何,一切已經不會再回來,新場地亦不會再有從前一樣的感覺。政府不要保留文化,再有多少年的歷史也不會被人留住。」。被問及會否不捨得工作多年的地方,翁伯瀟灑地回答:「不會,只是回來看看還有沒有東西沒有收拾好,因為不想被清潔工人隨便地拋棄有用的東西」。

在玉器市場的不同位置都看到翁伯的身影,他撐著雨傘、走過兩步、停下來環看四周,這樣的動作一直持續好久。最後,翁伯再走到自己的35號檔前,用雨傘戳了兩下,再回望一下整個西面場地,便往玉器市場的出口離開,短暫的傾談就此結束。同時,又一珍貴的歷史回憶就此終結。

Photo 攝:Long Tse

Edit 撰:Fade, Long T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