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街坊自設運動區 樂民新邨街坊黃太

她拿著皮球來到家樓下樂民新邨山坡旁的空地。山坡的鐵絲網上特別勾著一個藍色膠筒。她緩緩從膠桶方向後退幾米,立正,看準,擺出不正宗的投籃姿勢,「咚隆——」皮球打在膠筒邊。

「平時我好準㗎,今天手感唔係幾好。」說罷,匆匆執過皮球,又站回原位,再來一次─咚隆。這次皮球精準落入膠桶裡,沒有清脆俐落的入網聲,但打在膠盤的咚隆,也令她覺得自己像投入了關鍵的一球。

「本來我有一個真籃球,但畀人偷咗,所以用住足球代替先囉,個膠桶都係我自己整㗎,疫症下咁悶,點都要搵啲娛樂治癒下。」

這個下午,她就在沒有籃框和邊界的空地,打了一場一個人的籃球賽。

投過籃後,她如常地走到旁邊的圍欄鬆展筋骨「人老咗,郁一郁就要鬆一鬆,唔係好快壞。」說罷,她單腳提起放在欄杆上,柔軟度完全不像是個退休人士。

她叫黃太,樂民新邨區居民。疫症之前,她每天如常在樓下散步、拉筋、打波、耍太極,日復日,年復年,直到去年疫症後,情況有些轉變。球場封場了,遊樂場每樣設施也被封鎖帶圍住了,本來一些生活恆常事在疫症下成了不可做的「禁忌」,連在街上呼吸新鮮空氣也變得奢侈昂貴。

「明白冇得去旅行而被逼留喺香港好辛苦,係需要搵啲嘢令自己過得正常啲。我自己亦因疫情而冇得返鄉下探親,好理解大家都痛苦緊。」

除了努力抗疫之餘,也要努力過活。黃太和邨內的人決定在屋邨內自設運動區。球場封了,便自製籃球框;健身室封了,有人便搬出家中本來獨享的健身器材公諸同好,只讓大家在疫症疲勞下依然樂此不疲,在最壞的日子裡仍然活得精彩。

不過,黃太明白人多聚集會增加傳播風險,她會盡量避免到多人的地方,也盡量多做散步多活動,所謂的運動區其實也不過是久旱之下的稀貴甘露。

運動過後,日落黃昏,黃太準備回家。此際街燈漸黃,面前一片留守歸人的燈火。疫症下,生活看似如常,但內容不知多少場風雨,打亂了一些人的生活節奏、摧毀了多少人的家業、褫奪了多少人的工作機會。

「疫情下好多人工都冇得返,唔好講買樓租樓啦,夠唔夠食都成問題。」

過去一年的抗爭和抗疫,香港人像坐上一架無法受控的急速列車,人們在漆黑隧道中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才抵達年終,但步履不穩的日子,大家知道還是會持續。

「我哋幾廿歲人,唔係求快樂,係求安樂,後生仔唔同,但咁嘅日子之下根本快樂唔到,宜家嘅後生仔唔止生活辛苦,心靈上同樣辛苦,太多嘢做唔到。希望疫情快啲完,大家可以做番自己想做嘅野。」

疫症下,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法撐住,努力活著,保持希望,儘管這是最艱難的日子,但也是考驗我們到底有多大的堅持,有多大的信念。

Photo 攝: Long Tse

Edit 撰:Long Tse, Rico Ho